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萤火虫

用微弱的能量,为别人送去一丝光明。

 
 
 

日志

 
 

缺觉4小时,反应能力就会下降45%(转)  

2011-06-14 08:2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成以上睡眠不足,中国拉响中小学生睡眠警报——

我要睡觉

连续10年,中国儿童睡眠不足的警报频频拉响。

这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最新公布的调查数据:平日,有78.1%的中小学生睡眠不足,比2005年上升了32.4%。即使在周末,依然有超7成的中小学生达不到国家规定的睡眠时间,比2005年增加了41.5%。

青少年的睡眠时间究竟哪去了,是谁挤占了孩子的睡眠?

 

新闻聚焦

10年三级跳

中国拉响儿童睡眠警报

10年,3次全国大调查。

10年,儿童睡眠不足比率呈现三级跳。

1999年,全国少工委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联合开展了“当代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大型调查,结果表明,46.9%的中小学生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睡眠标准(9小时)。

2005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公布了调查结果:66.6%的小学生、77.1%的中学生睡眠不达标!有52.7%的孩子说:“如果有空闲时间,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睡一觉!因为我实在是太困了!”

2011年5月16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再次公布了最新的追踪结果: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在学习日近8成的中小学生存在睡眠不足,在周末也有超7成的中小学生睡眠不足,比2005年调查的平均睡眠时间又少了1个多小时。

对学生的睡眠时间,我国政府在《关于改善各级学校学生健康的决定》中明确规定:“小学生每日睡眠时间10小时,中等学校学生9小时。夏季酌量增加午睡时间。”教育部、卫生部在《中小学生卫生工作暂行规定(草案)》中也特别强调“学生每日睡眠时间应保证:小学生10小时,中学生9小时。”这些规定是依据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由一批医学、卫生专家参与制定的。

“睡眠不足,影响一生的健康,事关国家的未来,这是一份足以引起重视的数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严肃地说。

谁挤占了我的睡眠

日平均在校时间:51.2%学生超标

小学生日平均在校时间为6小时10分钟,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6小时)超出10分钟,超标比例达51.2%。初中生日平均在校为7小时48分钟,低于国家规定最高时间(8小时)29分钟,超标比例达46.3%。

家庭作业时间:1.15-2.32小时

学习日,小学1-3年级学生每日平均做家庭作业1.15小时,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0.5小时)超出了0.65小时;超标比例达68.8%。

初中生每日平均做家庭作业2.32小时,比国家规定最高时间(1.5小时)超出了0.82小时;超标比例达52.9%。

周末作业时间:1.47-2.99小时

在周末,小学1-3年级学生日均做家庭作业1.47小时,超标0.97小时;超标比例达72.1%。

小学4-6年级学生日均做家庭作业1.82小时,超标0.82小时;超标比例达65.0%。

初中生日均做家庭作业2.99小时,超标1.49小时;超标比例达61.7%。

课外培训:近半数上了特长班

有39.3%的学生在非周末参加课余特长培训,周末达49.4%。而且,参加特长培训活动的人数比例较2005年(非周末为32.0%,周末为38.6%)有明显增长。

闲暇时间:8.4%完全没自由

近3成少年儿童自由支配时间为2个小时以上,没有闲暇时间的比例为8.4%。

睡眠时间:7成以上都缺觉

在学习日,中小学生平均睡眠7小时37分钟,比国家规定最低时间(9小时)低了1小时24分钟,不达标比例为78.1%。

在周末,中小学生平均睡眠7小时49分钟,低于标准1小时12分钟,不达标比例占71.8%。

由此可见,无论是学习日还是周末,七成以上的中小学生都存在睡眠不足现象。

 

 

睡觉,真的很奢侈吗?

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的办公室里,进门的显眼处挂着一幅题为《花钱买睡眠》的儿童画——

一群孩子虽然在教室里上课,但睡态各异,一个孩子打望着眼前的一切,又一次想起老师常常教训他们的那句话:“别人是上车买票,你们是睡觉买票……”

“这是去年到顺义的一所中学参观时,偶然看到的一位同学的义卖作品,花200元买下的。”孙云晓说。

“为什么要买这幅画?”记者问。

“它代表了孩子的一种渴望,一种对睡觉的渴望。缺觉,已经成了中国孩子目前的普遍现象。”孙云晓说。

追踪画上留下的惟一信息——“新英才中学,官润环”,记者找到了这幅画的作者。

官润环,一位15岁的高一学生。画这幅画时,她正上初三。

“怎么想起画这样一幅画?”记者问。

“当时是在一节自习课上。由于平时学习压力太大了,大家的睡眠全部处于严重不足的状态,到了自习课,班里倒下一大片,各种姿势的都有……于是就画了这幅画。”

“上课睡觉是一种常态吗?”

“是,太普遍了。”

“你们晚上能睡多长时间?”

“最多五、六个小时。当时是毕业班,在那种紧张的气氛下睡觉简直成了一种奢侈。多睡一会儿,不仅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甚至连自己都觉得亏欠了什么,欠老师的,欠家长的,欠自己的……但我们确实困得熬不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官润环至今仍觉得可怕。

“为何叫‘睡觉也要买票’?”

“老师看到我们上课睡觉,经常数落我们:‘你们这样,等于是拿着家长给的学费在教室里买了一张坐票,如此高昂的‘睡觉票’到宾馆里租张床都够了……’”官润环解释说。

真如官润环所言,睡眠不足乃当今学生的普遍现象吗?学生的睡眠哪去了?记者展开了调查。

 

放学了并不轻松,新一轮战役才开始

安意,6岁,海淀区某著名小学一年级学生。

每天早晨6点30分,随着闹钟声的响起,安意的一天便开始了。

“安意,快起床,不然要迟到了。”

“妈妈,我困,我再睡5分钟。”

“已经到5分钟了,快起床吧。”

“我还困,再睡1分钟。”

“不行,真的没时间了,快起吧!”

妈妈狠心地将安意从被窝里拽出来,命令她2分钟内穿完衣服。女儿穿衣的动作有些混乱,显然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妈妈只得亲自动手帮忙。

接下来,整个过程忙碌中充满了火药味。上厕所、刷牙、洗脸、吃饭、戴红领巾、背书包……妈妈像军训里的教官一样指挥着每一件事,“快点,快点”,安意机械地听其摆布,时不是烦燥地冒出一句“别催了”。

7点整,妈妈骑自行车带安意出家门。7点25分,将女儿顺利送入学校,妈妈长吁一口气。

对安意来说,每天在学校里的时间她并不厌烦,甚至有些喜欢,因为学校里并没那么紧张,按铃声上下课,课间休息自由活动,有同学在一起说说笑笑,还有音乐、体育等自己喜欢的课程。相反在家里,妈妈不停地催来催去,“快点快点”“该干这个了该干那个了”……安意觉得很紧张。

从孩子上学到下午3点50分放学之前,其实也是安意妈妈感觉最轻松的时间。自己的工作虽然不轻松,但工作上的劳累、压力远不及辅导女儿学习的一半。自从女儿上学前班那一年起,她的压力就开始了。

放学了,然而对这对母女俩而言,新一轮战役才刚开始。

关键词

在校时间

《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第5条规定:学校应当合理地安排学生的学习时间,学生每日学习时间(包括自习),小学不得超过6小时,中学不超过8小时。

深度解读

只是形式上的减少

值得欣喜的是,与1999年、2005年的调查相比,这一次显示的少年儿童在校时间缩短了,超过国家规定时间的比例下降了。“但学生在校时间的缩短仅仅是形式上的减少,学生课业负担依然沉重,只不过这种沉重转移到了学校之外。况且,目前仍有近一半少年儿童在校时间超过国家标准。”孙云晓说。

 

没完没了作业山,啃着书本会周公

如果没有意外,下午4点半,安意会准时回到家。

一般情况下,安意到家时,姥姥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吃饭、练钢琴,基本上是从放学到睡觉前仅有的“休息”时间,休息过后,等待她的是长达几个小时的“作业之晚”。

“老师留的书面作业一般不会太多,数学、语文、英语等几门加在一起,一个半小时基本上都能做完。”安意妈妈说。

“更多的其实是选做作业或口头作业,比如预习哪一章哪一节,复习100以内的卡片加减法,阅读课外书几篇,背诵哪篇课文,听写多少遍……做了每一项都需要家长签字确认。如果第二天老师发现学生在某些选做内容上的练习效果不好或不到位,第二天便会在签字本上注明建议,提醒改进。如果辅导效果持续不佳,还会请家长面谈。” 这样一来,还有谁敢怠慢所谓的口头作业?

“其实,我女儿学校还算好的,有很多学校的家庭作业完全是给家长留的硬性作业,所谓的预习就是提前学习新知识,第二天课堂上讲的基本属于复习性质。如果家长不提前给孩子做好‘预习’,光指望孩子课堂上学的休想听得懂,你说家长的压力大不大?”

安意虽然只有一年级,但现有的家庭作业让母女俩每天晚上奋战到九、十点钟很平常。“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一般将作业结束时间控制在9点到9点半,10点以前必须上床。”安意妈妈说。

“毕竟只是6岁的孩子,每天放学后被闷在家里做作业,她不反抗吗?”记者问。

“开始反抗,现在深知完不成作业的压力利害,慢慢接受了。”

“每天晚上都学习到9点多,她不累吗?”

“能不累吗?但没办法!”

“如果没写完作业就困了怎么办?”

“经常打哈欠,但基本能挺到9点多。”

安意妈妈说,很多次看到女儿睡眼惺忪还在做作业的样子,觉得自己很残忍。尤其听到女儿与“妈妈,我想睡觉”时,总觉得对她亏欠了许多。

关键词:

家庭作业

教育部《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中规定:“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书面家庭作业控制在一小时以内。”对初中各年级的作业规定为不超过1.5小时。均按中等水平学生完成的时间计算。

深度解读

“作业之晚”成负担

调查中发现,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根本原因是课业负担较重,其中有49.5%的中小学生因为作业太多而不能获得充足的睡眠。虽然学生的在校时间缩短了,学校老师给学生留的家庭作业却增多了,这种情况实质上并没有改变学生繁重负担的本质,只是形式上的一种转嫁而已。

 

枉费了大好周末,12点入眠成习惯

与安意相比,吴晓如果每晚10点前能上床睡觉,简直是一种天大的幸福。在吴晓的生活中,已经持续很久在凌晨12点之后入眠了,因为,她是一名初三学生。

吴晓是西城区一所普通中学的初三学生,烦重的课业压力挤压了吴晓很大一部分睡眠时间。“从今年春节过后,晚上12点前没睡过觉,哪怕是周六也要到学校去补课。”吴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又无可奈何。

“闺女,过来吃点水果吧,休息一下。”放学后女儿一直闷在屋里学习,除了吃晚饭再没出来过。晚上9点多,吴妈妈主动削好水果叫女儿过来吃,找机会想疏缓一下女儿紧张的神经。

“没时间。”女儿头都不抬。

“闺女,过来喝杯牛奶,补补脑子。”

“没时间。”

后来吴妈妈只好把牛扔、水果等端到吴晓的写字台前,她才勉强吃一些。“以前写作业的时候,她巴不得多找些机会磨蹭会、玩会,现在拉她出来玩都不玩了,也许是毕业班的压力太大了。”吴妈妈感觉到了女儿的变化。

变化的还有睡觉时间,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妈妈催吴晓去睡觉。

“闺女,太晚了,先睡觉吧。”

“不行,卷子还没做完呢,明天要讲。”

“没做完就没做完吧,晚上早睡明天才会有精力听讲,你这样耗一晚上也许不如明天老师讲10分钟有效果……”吴妈妈试图说服女儿。

“别烦我啦,今天不做完明天怎么知道哪有问题?”女儿说的也有道理。

女儿的状态越发让吴妈妈担心,她郑重地提出建议,希望吴晓能提高学习效率,尤其是周末能早睡则早睡,不要天天耗到12点。然而,女儿的一番话让她既心喜又心酸:“大家都学到晚上十一、二点,提前上床您说我能踏实吗?”

关键词:

周末负担

调查显示,无论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周末用于做家庭作业的时间都多于学习日。与国家规定相比,初中生超出的时间多于小学生。与农村相比,城市少年儿童在周末做家庭作业的时间更多。

 

深度解读

在睡眠与成绩中博弈

少年儿童时期是人的一生中生长最旺盛的时期之一,这个时期对于睡眠的需求要多于成年人。然而,孩子的睡眠却成为最容易受学习挤占的空间。当作业在规定的时间内完不成,当学习成绩下降时,父母们不约而同地做着同一件事——“蚕食”孩子的睡眠时间,而且还以为这么做是变废为宝。

 

变了味的特长班,最后闲暇全给你

“上完英语上奥数,赶完美术赶钢琴,睡眼惺忪写作文,饥肠辘辘‘上班族’。”这是某家长对学生参加课外培训班现象的经典描述。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调查中,一位小学生每周上的课外培训班竟然达到了9个。

拿安意来说,每天晚上的家庭作业时间中,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是为了完成课外辅导班的作业。而且安意上的辅导班数量在班里算是最少的,目前只有两个——剑桥英语和钢琴。每周日上课,上午英语下午钢琴。

“现在的辅导班要求很严格的,老师有各种监督和奖励的机制。虽然每周才上一节课,但每天晚上都有作业。拿剑桥英语来说,上一次课有很多家庭作业,除了每天必有的书面作业外,还有背诵、阅读等,家长还要将孩子的阅读录成语音文件,然后通过网络传给老师。每周四下午6点,学生要亲自打电话给老师,在线背诵并接受在线测评。对那些打电话早的学生或学习效果好的学生,培训学校将给予增加学分、赠送课时等奖励。”虽然是课外培训,安意妈妈丝毫不敢懈怠。

让记者吃惊的是,即便是忙得连睡觉时间都不能保证的吴晓同样也报了课外培训班。

吴晓的课外班主要是数学辅导,每周日上午一对一辅导,两小时300元。“辅导半年多了,还挺有效果的。以前数学是弱科,现在提升上来几十分,成了强项。但烦恼也随之来了,数学补上去了,以前的强项物理和化学却被拉下来了。”吴妈妈坦言。

“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很纠结,要不要再给她报两个类似的一对一培训,把物理和化学补上去。可时间从哪里来呢?一个人的精力必竟是有限的,目前来看,能够挤的恐怕只剩下睡觉时间了,显然不现实。”吴妈妈一番纠结过后,索性断了培训班的念头。

 

关键词:

课外培训

在周末,参加特长培训的少年儿童人数比例占到了49.4%,其中,12.4%的人用时达3个小时以上。5年间,特长培训挤占了少年儿童更多的闲暇时间和其它活动。

深度解读

当兴趣变成一种负累

玩是孩子的天性,然而各种课余培训,包括学科辅导,目前已成为挤占少年儿童闲暇时间的重要因素。课外特长班本来应该以兴趣喜好为判断和选择标准,如今却变成了课堂作业的加速器,利益的考虑大于兴趣的取舍,如此一来让本已繁重的课业负担变得更加沉重。

 

如能省下10分钟,也让她打个盹吧

“妈妈,我没有朋友。”安意的这句话让妈妈愧疚了很多。

对于一个只有6岁的孩子来说,玩是她的天性,刚上一年级那段时间,每天放学后,妈妈都尽量挤出十几分钟到半小时的时间带安意到楼下的健身器械旁玩一玩、小区里跑一跑。开始时,安意饶有兴趣,然而慢慢地,妈妈发现安意不那么兴奋了,宁愿呆在家里看电视也不愿出去了。

“安意,我带你出去玩好不玩?”

“不想去。”

“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

妈妈耐心地追问原因,安意失落地说:“妈妈,我没有朋友,没人跟我玩。”

妈妈心里“咯噔”一下,其实她心里很明白,安意每次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玩得并不开心。本来小区里有很多小朋友,但自从上了小学后,昔日里的小伙伴不是闷在家里写作业就是上培训班去了,很少有人出来玩,安意怎么会不失落呢?

吴晓的生活更为单调,生活轨迹除了学校和家之外,惟一能够乘车出去的机会就是每周末去上辅导班了。“偶尔允许她上上网,但一周也超不过半小时。”吴妈妈说。

“以前为了锻炼她的生活自理能力,衣服、袜子、鞋、书包等都让她自己洗自己刷。从这学期开始,除了内衣之外,所有的我全包了过来,实在不忍心再浪费她的时间了。哪怕能为她省下10分钟也好,让她暂时打个盹吧!”这是吴妈妈的最大心愿。

关键词:

闲暇时间

目前,我国近3成少年儿童自由支配时间为两小时以上,比往年有所增加,但是没有闲暇时间的比例为8.4%。

 

深度解读

越来越珍贵了

少年儿童的闲暇是其校园生活之外的主要生活空间,对少年儿童的身心自由成长和发展格外重要。当前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过分侧重学习成绩,“学校上课、回家写作业、课外辅导班”3项内容每天循环,几乎成了孩子永恒的主题,连听音乐、看电视、课外运动、睡觉这种最为普通的事情也成了他们最奢侈的享受。

 

新闻观察:

睡眠不足,补不了的健康债

如果人在一天中缺觉4小时,反应能力就会下降45%。

每天减少3小时或更多的睡眠,人的免疫力就会下降50%左右。

长期睡眠不足,脑供氧就会缺乏,脑细胞就会受伤,脑功能就会下降。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唐登华教授给记者分析了临床上的两个病例:一名男孩在高考前来看医生,为了提高学习成绩,每天只睡5个小时,现在时常头痛、头晕,还很烦躁,如果医生能把这些症状给治好,他还准备再缩短一些睡眠时间来努力学习。还有一名女孩,学习成绩一直排在班级里前3名,可是到了初三,她的学习成绩下降了很多,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刻苦学习再考进前3名,于是,她每天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甚至晚上都不睡觉。起初,她妈妈非常高兴,夸孩子知道刻苦学习了。可是一个月过后,她的学习成绩不但没有提高,反而越来越下降了……

唐教授指出,人的大脑功能是有极限的,如果得不到充分的休息并且超过了这个极限,不但不会产生良好的学习效果,还会出现一些不适,如头晕、头痛、心慌等。所以一旦出现大脑达到极限的信号,再努力学习也难以提高学习效率,而且长期睡眠不足还会造成免疫功能下降、体质下降、注意力和记忆力下降,从而导致学习效率低下。

睡眠充足,孩子才能长得高。睡眠有利于骨骼的生长,孩子在睡觉中长个儿是有科学依据的。

人体合成身体中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素,只有在睡眠和休息的时候才能很好地完成。

少年儿童正处于身体的发育期,对他们来说,睡眠不仅与第二天的生活相关,还与他们的未来相关,与他们能否健康成长、能否有高效率的健康的人生相关。

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睡眠并不是可有可无的,睡眠也并不是在浪费时间,睡眠是白天工作的继续,更是第二天精神焕发的开始。青少年在睡眠方面负责累累,将是一笔补不了也还不起的健康债。

向睡眠要时间,并不是一种聪明的行为。

 

 

记者手记

不仅仅是睡眠的问题

我们从小受着“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的教育长大,在很多的意识中,学习不能落后,但睡眠可以被侵占。

对待孩子睡眠与健康的态度集中反映了我们的教育观念、成材观念,曾几何时,报刊上经常宣传那些不要健康、善于“几天几夜不睡觉”、废寝忘食学习的好学生……今日,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的价值观和成材观念。少年儿童正处在身体的发育期,对他们来说,睡眠不仅与第二天的生活相关,还与他们的未来相关,与他们能否健康成长、能否有高效率的健康的人生相关。长期睡眠不足,从小欠下“健康债”,少年时期严重“透支生命”,就算你是一代英才又如何?

采访中,孙云晓告诉记者,目前,日本青少年的平均身高已经高过我国的青少年,“睡眠不足、运动不足、营养不均衡”是影响我国青少年身高的3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教育部进行的健康调查也显示,“最近20年,中国青少年的体质在持续下降”。

看到这样的数字,说实话,本人有些惊诧,本以为,缺少睡眠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而眼前的事实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它不仅是一代人的事情,还事关国家的未来和尊严。

“最近20年,中国青少年的体质在持续下降”,这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一个眼争争的事实。我不敢想,如果未来20年,中国少年儿童的睡眠状况依然如此,会是怎样一种局面?

原载《科学新生活》记者 赵丽娜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